专业的游戏资讯门户网站,爱游戏就上Gmae234!
游戏网 > 问答列表 >

人若无情,便可专心练剑!

这句出自古龙哪部作品?引用上下文,谢谢...

   404

404,您请求的文件不存在!

   2019-04-28 13:02:19


采纳答案     居然搜出这个东西

  古有英雄,只带一把刀。
  英雄是什么?英雄就是那种可以在危难时刻挺身而出的人物。
  刀是什么?刀就是那种可以在短时间内致人于死地的武器。
  一个英雄,带一把刀,足矣。

  一片黄沙。 晴有日。日将落。
  无情在落日下即将走出盟重省外的那一片沙漠。
  晚霞起,土色红, 红如血。
  鲜血也已*涸凝结如黄土。
  无情用他那把身经百战的裁决之杖,随手一挥,扬起了一撮黄沙。
  他那把也不知道曾经斩断过多少武林名侠刀剑的裁决之杖,
  在他手上竟忽然觉得有些沉重。
  因为,他知道,土中有他朋友的血。

  他,自幼便苦练剑术,人称无情。人若无情,便可专心练剑。他花十年,练成一种独特剑法。此刻,他星夜赶往比奇省,是因为他已办成了一件即将惊动听雨小筑的事情。

  十年前,正是听雨小筑最动乱的时期。当时听雨小筑有三大门派:盟重省土城的梦回唐朝行会、比奇省王城的梦系听雨行会及封魔神谷的友情岁月行会。这三大行会为争夺沙巴克城,连年混战,百姓倍受煎熬。三大行会中,梦系听雨行会最强大,行会兄弟最多,装备最好。梦系听雨行会掌门人东林子,意欲铲除其他两大行会,夺取沙巴克城,被其他行会视为最大的敌人。十年来,听雨小筑里流传着许许多多关于刺杀东林子的故事……

  阳光尚未升起,木叶上还凝着秋霜,无情沿着晨雾弥漫的比奇城街道大步前行。昨夜的奔波,并没有使得他看来有丝毫疲倦之意。 相反在他脸上反而流露出一种沉静的表情,无论谁看见他,都会忍不住露出几分尊敬畏惧之色。

  比奇王宫内。
  梦系听雨行会掌门人东林子。
  凌晨的时候,他的头脑总是特别清醒,判断总是特别正确。他在皇宫内踱着圈子,仿佛还在思考着昨夜未尽的问题。他步子虽然还是跨得很大,却仿佛已显得很沉重,他的腰虽然还是挺得笔直,但眼中却已有疲倦之色。昨夜他根本没有睡过。
  “禀帮主,铁甲战士无情求见。”战狼那略带苍凉的声音在王宫外响起。
  “谁允许他可以求见我的?要见我就提他的人头来见我。”对于不遵守行会会规的成员,东林子一向如此处决。
  “是。”战狼回答命令向来是简单明了,他用那把练狱杀人向来也是简单明了的。

  十分钟后,战狼回到王宫外。
  “事情办完了?”东林子还是那样面无表情。
  “属下未能办妥。”
  “哦?为何?”东林子有些意外,因为他一向是很欣赏战狼的办事能力。
  “因为他带了三样武器。”战狼的声音多少有些许激动。
  “什么武器?”
  “屠龙刀、龙文剑、嗜魂法杖。”
  “召见!”

  比奇王宫内灯火一夜未灭。东林子仍低着头。王宫内仍然平静,但这平静中,似乎随时都有致人于死地的埋伏。无情轻轻走进王宫,战郎的交待仍在他耳边回响“无情兄切记不可近帮主百步,否则格杀勿论。”
  “十年来,从未有人近我百步,你可知为何?”东林子仍低着头。
  “刺客猖厥。”
  “不错!大敌一日未去,我难解甲胄!”东林子猛地抬起头,“借问、倾城、狂阳这三人多年来一直想和本人争夺沙巴克城主之位,令我一日不得安睡,怎么料今日,竟为你一举击破,从此我可以高枕无忧了!”
  无情无语,双目中在瞬间却突然流露出一股伤神之意。
  “如今你替我除去此三人,要何封赏?”东林子突然直视无情双眼。
  “为行会杀敌,是属下应做之事,不求封赏。”无情忙低下头。
  “梦系听雨行会,有功必赏!”东林子拿起嗜魂法杖,感伤道,“狂阳嗜魂,曾伤我梦系行会多少兄弟!我曾有令,有破狂阳嗜魂者,赏金币1000万,封号[梦系银甲斗士],上殿二十步,与我对饮!”
  “谢帮主。”无情缓缓地向前走八十步,举杯一饮而尽。
  “据我接报,你是我是我行会的兄弟?”
  “属下无情,为本行会铁甲战士!”
  “区区铁甲战士,等级不过40级,为我行会最普通的成员,有何本事,竟能击败听雨小筑三大首领?”东林子多少感到一丝意外。
  “各个击破。”
  “仔细讲来!”东林子大手一挥道。
  “帮主可知,借问与倾城为一对情侣?”
  “我知道。”
  “那么帮主可知,他们之间三年无话?”
  “三年无话?为何?”
  “皆因狂阳与倾城之间有过一夜情,使借问耿耿于怀。”
  “我怎么从未听过?”
  “我也是想方设法,才获此秘情。”无情顿了顿道,“所以,分化借问与倾城,必先取狂阳。”
  “你的做法,我猜到一二了。”东林子动容道。
  “帮主贤明。”
  “对狂阳,你何以为战?”
  “裁决之杖!”无情娓娓而言,“在梦系听雨行会,我因等级低微,财富不多,便常去封魔谷杀白野猪。六月初五,狂阳在封魔神谷同心小径出现。我打听到,他常来这儿打虹魔猪卫爆求婚戒……”

  六月初五。
  封魔谷同心小径。
  友情岁月行会掌门人狂阳。
  他身高八尺—寸,魁伟强壮,精力充沛,浓眉、锐眼、鹰鼻、严肃的脸上,总是带着种接近残酷的表情,看来就像是条刚从原始山林中窜出来的豹子。只见他随手一挥,同心小径内就扬起了熊熊烈火,无数的野猪想冲过他的火墙,怎料到一连串的冰咆哮却又使它们陷入了冰冷火热之中。

  突然间,烈火中透射出七双闪电般的眼光。七个看似农民的人一齐脱掉布衣,穿上了重盔!只在一瞬间,便对狂阳形成合围之势。

  狂阳不惊反静,冷笑道:“梦系听雨七大铜甲卫士?”
  “少废话,我等埋藏在此多日,正要拿你归案!”其中一个武士火气较大,“亮出你的嗜魂法杖,验明正身!”

  “哈哈哈,就凭你们几个还不够资格!”狂阳猛地掸了掸自己的长袍,只见七个武士突然全部噔噔噔往后退了十几步,其中一个武士内力不够深,更是被弹得贴到了墙上动弹不得!狂阳的抗拒火环内功果真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!只见狂阳不慌不忙地连击了七下掌。这掌声也不见得有多快,不见得有多响,但就在一瞬间,天空中突然劈下七道闪电!七个武士竟如同变魔术般同时倒地。

  狂阳冷笑一声,就待走出同心小径。
  “慢!”只见同心小径入口突然出现一个人影。此人正是无情!
  狂阳看清人影后,忍不住笑道:“小小武士,有何贵*?”
  “我来到了同心小径。”无情脸上那懒洋洋的笑意仿佛是在说笑。
  “如何?”
  “你乃我帮主心头大患,我必取你人头!”无情仍是懒洋洋地从背后拔出武器。
  “裁决之杖!”狂阳心头不禁泛起一丝凉意。
  “不错,正是裁决之杖!”无情已将内力逼到了裁决之上,那裁决之杖竟突然由黑色变成了暗红色!
  “烈火剑法!”狂阳猛地倒退了几步,因为他已感受到了无情那逼人的压力。
  忽然间,一声龙吟,魔气冲霄。 狂阳嗜魂法杖已出鞘。 嗜魂法杖在火光中看来,仿佛也是通红的。无情凝视着嗜魂法杖,凝视着狂阳,连一刻都没有停过。 高手相争,正如大军决战,要知已知彼,才能百战百胜。 所以对方每一个轻微的动作,也都应该观察得仔仔细细,连一点都不能错过。因为每一点都可能是决定这一战胜负的因素。
  突然,无情已出手。他的裁决之杖如天涯般辽阔寂寞,如明月般皎洁忧郁,有时一刀挥出,彷佛是空的,却又有如一团烈火甩了过去。眼看那团烈火就要重重地砸在狂阳身上,却见狂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身边立刻呈现出一圈无形罡气,烈火竟不能沾上他半片长袍!好一招魔法盾!不容无情有半刻反映时间,嗜魂法杖头突然冒出数十块坚冰直飞无情!“来得好!”只见无情连晃数下,硬用肩膀把这数十块坚冰全部撞飞!好一招野蛮冲撞!

  火,还在烧。冰雹却如雨般慢慢从天空碎下。无情与狂阳面对面站着,虽然谁也没有动,但决斗已在彼此的意念中继续展开。

  最后一个冰雹落下,最后一堆火墙已灭!无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跃而起!只见他整个人与裁决之杖形成一条直线,仿佛一支弓箭直射狂阳!刺杀剑术!作为一种远古的剑法, 它能够使用劲气和快速移动的武器破坏任何无形罡气!只在一瞬间,狂阳还来不及躲避,无情与他的裁决之杖便透过了那魔法盾,插入了他的身体!狂阳最后的意念留给他的,只是看着他的嗜魂法杖与他的身体同时慢慢地倒下……

  “好快的刺杀刺术!”比奇王宫内,东林子闭目静听无情讲述,仿佛也感到了当时的情形,忍不住拍案叫好,“我自恃对本行会的每一个兄弟都了如指掌,却不知道铁甲战士中居然有你这样的人才!”    2019-04-28 13:02:19

 多情剑客无情剑   2019-04-28 13:02:19

 《多情剑客无情剑》又名《小李飞刀》   2019-04-28 13:02:19

ask1ask2ask3ask4ask5ask6ask7ask8ask9ask10ask11ask14ask13ask14ask15

游戏推荐更多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