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业的游戏资讯门户网站,爱游戏就上Gmae234!
game234首页 > 问答列表 >

唐寅在异界 第十卷 69 70章 ???

唐寅在异界第十卷6970章???...
请注意:本网坚决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,坚决打击任何违规违法内容,若您发现任何有害信息,请E-Mail:513175919@qq.com举报,我们核实后将给予现金奖励!爱国是每个中国人应尽的责任,爱国从我做起!为实现中国梦,实现中国腾飞而努力!

   IIS 8.5 详细错误 - 404.0 - Not Found

HTTP 错误 404.0 - Not Found

您要找的资源已被删除、已更名或暂时不可用。

最可能的原因:

  • 指定的目录或文件在 Web 服务器上不存在。
  • URL 拼写错误。
  • 某个自定义筛选器或模块(如 URLScan)限制了对该文件的访问。

可尝试的操作:

  • 在 Web 服务器上创建内容。
  • 检查浏览器 URL。
  • 创建跟踪规则以跟踪此 HTTP 状态代码的失败请求,并查看是哪个模块在调用 SetStatus。有关为失败的请求创建跟踪规则的详细信息,请单击此处

详细错误信息:

模块   IIS Web Core
通知   MapRequestHandler
处理程序   ASPClassic
错误代码   0x80070002
请求的 URL   http://172.21.0.17:80/asku.asp?id=27416472
物理路径   C:\web\asku.asp
登录方法   匿名
登录用户   匿名

详细信息:

此错误表明文件或目录在服务器上不存在。请创建文件或目录并重新尝试请求。

查看详细信息 »

   2019-04-26 14:36:52


采纳答案     第六十九章

  听完邱真的话,唐寅冷笑出声,说道:“区区一长孙渊宏,竟然让偌大的莫国束手无策,实在可笑。”顿了一下,他又问道:“若邵方真是为此事而来,我允是不允?”

  他话音刚落,卢奢跨步出列,大声说道:“大王万不可允?”

  “哦?”一向不善言词的卢奢能站出来反对,必是有充足的理由。唐寅问道:“卢奢,你此话怎讲?”

  卢奢正色说道:“环顾我国周边,现在有实力能称得上我大风劲敌的只有两国,一是贝萨,二是莫国。大王已与贝萨公主成亲,贝萨与我大风的联盟关系业已十分稳固,莫国则不然,有长孙渊宏在,可最大限度的牵制莫国,大王非但不能助莫国,反而还应找机会暗中帮助长孙渊宏。”

  “卢大人此言差矣。”大臣中,大学士张含站出来反对,说道:“贝萨的公主嫁到风国,与我大风联姻,而莫国的公主早就送到风国来了,只要大王肯点头,我风莫两国随时都可以联姻。大王与莫王私交甚厚,不仅一同出兵灭了宁国,而且在四国联合伐风之时,莫国也站在我们这边,甚至到最后,还公然出兵,与川贞二国彻底撕破脸,难道这些还不足以证明莫国是我大风最可靠的盟友吗?我认为与莫国比起来,贝萨的威胁更大,毕竟,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!”

  卢奢连连摇头,说道:“贝萨虽非我族类,但贝萨人性情梗直,一旦认定对方是朋友,便不会再轻生敌意,而莫国不然,狡猾多变,反复无常,即便我两国联姻,也难保莫国永不与我大风为敌!”

  张含不以为然,哼笑说道:“卢大人实在是危言耸听,一心想破坏风莫联盟,居心叵测!”

  “下官对大风、对大王绝无二心,反倒是有些人,目光短浅,日后必生祸乱!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张含和卢奢你一言,我一语,讨论也渐渐变成了人身攻击。唐寅被二人吵得头大,摆摆手,说道:“好了,不要再争了!”

  听唐寅发话,张含狠狠瞪了卢奢一眼,退回班列,卢奢也垂下头来,不再说话。

  他俩所争论的并非是无关紧要的问题,而是关系到风国日后的国策。唐寅看向上官元吉和邱真,问道:“两位丞相,你二人的意思呢?”

  上官元吉和邱真互相看看,皆没有马上答话。到底是贝萨可靠还是莫国可靠,现在谁都不敢拍着胸脯做出保证,卢奢的话有道理,但张含的话也没有错,如何正确处理风国和这两国的关系,也需要花很大的心思。

  沉默许久,上官元吉慢慢说道:“贝萨和莫国皆是我大风的盟友,当然,也都有可能是我国潜在的敌人,现在我国的正处于国力恢复阶段,对此二国的关系,必须得小心翼翼,谨慎对待。卢大人说不助莫国,我是同意的,但反过来助长孙渊宏,我认为不妥,一旦事情暴露,岂不是把我大风陷入不仁不义之中,也会让我风国身边又多一劲敌,风险太高,与之相比,收益甚小,断不可为。”

  邱真点点头,拱手说道:“元吉所言极是!”

  “恩!”唐寅一边琢磨着一边站起身,幽幽说道:“是啊,国家和国家之间又怎么可能会有永远的朋友呢?在本国利益当头的时候,什么事情都可能会发生。”

  没有永远的朋友,只有永恒不变的利益,唐寅对这话是再理解不过了。
  散朝之后,有皇宫的侍女来到王府,是带公主殷柔的口信,请唐寅入宫。

  难得殷柔主动来请,唐寅欣然前往。

  在殷柔的寝宫里,唐寅看到正坐在亭中乘凉的殷柔。

  殷柔穿着她最喜欢的白裙,和平时一样,衣裙洁净得一尘不染,身处亭内,微风吹过,裙带飞扬,仿佛画中仙子,甚至让唐寅产生错觉,若是不把她抓紧,她随时都可能会飞走。

  唐寅走上前去,从殷柔的身后抓住她的柔荑,另只手顺势搭在她的腰间,笑问道:“在做什么?”

  殷柔先是一惊,本能的缩手,但听闻是唐寅的声音,立刻又放松下来,她转回身,不满地说道:“你走路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。”

  唐寅无辜地耸耸肩,说道:“是你想的太出神了。”

  殷柔嫣然一笑,拉着唐寅坐下,把石桌上的一盘小点心向唐寅面前推了推,说道:“你尝尝,感觉一下味道怎么样?”

  唐寅拿起一块点心,看了看,又嗅了嗅,问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  “桂花糕。”

  她话音未落,唐寅已把点心扔进嘴里。他对吃的东西从来不挑剔,对零食更是没兴趣,有得吃就吃,没有也无所谓。他嚼了两口咽肚,啧啧嘴,点头说道:“味道还不错。”

  殷柔面露喜色,说道:“是我做的。”

  “哦?”唐寅眼睛瞪大,象是不认识她似的从头到脚地打量她,他还真没想到,身处宫中娇生惯养的殷柔竟然会做点心。见他吃惊的样子,殷柔扑哧一声笑了,反问道:“怎么?我做的桂花糕有那么让你惊讶吗?”

  “恩!”唐寅很诚实地点点头,然后不客气地又抓起一块,放进嘴里,这回他可是细细品尝,不象刚才囫囵吞枣的三两口咽肚。殷柔的手艺谈不上好,也说不上坏,中规中矩而已,但吃在唐寅口中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,感觉天下再没有什么能比这小小的桂花糕更美味的了。

  “好吃!”唐寅边吃边赞不绝口,把殷柔逗得这旁娇笑连连。

  见他嘴角挂有糕点残渣,殷柔取出手帕,细心的帮他擦掉,仅仅是这样一个举动,已让唐寅感觉口中的糕点更加香甜,他脸上的笑容也愈加浓烈,仿佛吃到糖的孩子。

  习惯唐寅铁血冷酷一面的上官兄弟都有些看不下去了,两人不约而同地转过身形,背对着凉亭而站。

  时间不长,石桌上整整一盘的糕点被唐寅吃个精光,看着空空如也的盘子,他意犹未尽的擦擦嘴,叹道:“真想把你抱回家,让你天天做给我吃。”

  殷柔玉面一红,羞涩地问道:“真的那么好吃吗?”

  “当然!”

  “可是我给皇兄吃,皇兄只吃一块就不再吃了。”

  唐寅面容一板,缓声说道:“以后,你只做给我一人就好。”

  说话之间,有侍女送上桂花清酒。这是特供皇宫的酒,和风酒比起来,和清水差不多,平时也多是女眷喝的。

  殷柔主动为唐寅倒酒,与他对饮。两人边喝边聊,亭中不时传出欢声笑语。

  唐寅很享受和殷柔在一起的时光,没有压力,身心皆彻底放松下来,所感受到的除了幸福还是幸福。
  可能因为喝酒的关系,殷柔面颊绯红,美目迷离,高贵圣洁中又透出风情万种的媚态,若非唐寅定力过人,这时候恐怕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呢。

  微醺的殷柔轻轻靠着唐寅的肩膀,低声说道:“听说,风军在提亚传回捷报了。”

  消息传得好快啊!宫里也都知道此事了。唐寅仰头把杯中酒喝干,说道:“是啊,三水军打的漂亮,挫败了杜基军主力,又解了提亚城之围,现在,我军在提亚已占据主动,提亚人都把我们风人当救星呢!”

  “可是如此一来,也就得罪了杜基人。”殷柔皱着眉头小声说道。

  “区区杜基,边荒小国,不足为虑。”唐寅蛮不在乎地说道,而后发现殷柔的表情不自然,他问道:“你在担心吗?”

  “恩。”殷柔担忧地说道:“我在想,接下来,风国是不是要和杜基国直接开战了。”

  如果贝萨不出兵的话,风国和杜基肯定会发生国战。唐寅也不隐瞒,说道:“很有可能。”

  “为什么……总要打仗呢?”殷柔抬起头来,眼巴巴地看着仰视唐寅,疑问道:“难道就不能不打吗?寅……你为什么总是那么好战呢?”

  这还是殷柔第一次对唐寅好战的个性流露出不满之意。唐寅轻轻推开殷柔,站起身形,正色说道:“并非我好战,而是我身不由己!”

  “你是大王,你若不肯出兵,没人可以*你。”

  “不!时局*人!”唐寅双手扶在殷柔的肩膀上,柔声说道:“我要帮你打下一片广阔的疆域,重新建立一个坚不可摧的帝国,不会再让你背井离乡,更不会再让你任人欺凌。”

  可我想要的并不是这些,我只想和你平平安安的生活在一起!殷柔还未来得及说出心里话,上官元武快步走进凉亭,来到唐寅身边,低声说道:“大王,雷震将军在院外求见!”

  哦?雷震怎么找到皇宫来了?唐寅皱了皱眉头,扬头说道:“让他进来。”

  “是!”

  时间不长,雷震从外面急匆匆走了过来,进入凉亭,他目不敢斜视,低垂着头,单膝跪地,插手施礼道:“末将参见大王、公主殿下!”

  唐寅摆手说道:“起来吧!什么事?”

  “大王,有游侠来王府滋事,还打伤数名侍卫。”雷震小心翼翼地说道。
  第七十章“竟有此事?!”唐寅凝声问道:“对方是什么人?”

  “还不清楚。但滋事的游侠口口声声说要见大王。”雷震说道:“都卫营将士已把王府附近的街道全部封锁,只要大王下令,前来闹事的游侠一个都跑不掉。”

  唐寅想了想,摆摆手,说道:“先不要动手,我回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。”说着话,他低头对殷柔说道:“柔儿,我得先走一步了,你的桂花糕我下次再来品尝。”

  不清楚对方是什么人,殷柔很担心唐寅的安全,拉着他的衣袖,不放心地叮嘱道:“小心一点啊!”

  “我知道,不必担心。”唐寅拍拍她的手,随后大步向外走去。

  殷柔仍不放心地又对雷震说道:“请雷将军务必保护好大王的安全。”

  “是!公主殿下。末将告退!”直到这个时候,雷震才敢抬头看殷柔一眼。以前他从未见过殷柔,看清楚她的模样,心头亦是一震,暗道一声好美!不敢心存旁骛,雷震躬身而退,跟随唐寅离开皇宫,返回王府。

  等唐寅回到王府的时候,门外好不热闹,大批的军兵聚集在街道两头,里三层,外三层,把王府门前的街道堵了个水泄不通。见大王骑马而来,人们规规矩矩的向左右退让,闪开一条通道,唐寅催马穿过人群,来到王府正门前。

  这里的军兵更多,不仅程锦、乐天、艾嘉都在,就连吴广、江凡这些大将也都到了。向人群中央看,有一群身穿便装的百姓,年岁有大有小,但最年轻的也有三十开外,不用仔细打量,只是感觉他们散发出来的灵压就可判断出他们都是修灵者。

  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走上前来的唐寅端坐在马上,居高临下地环视众人。

  “你又是何人?”一名三十多岁的壮汉怒视唐寅,震声喝问道。

  平日里,唐寅没有穿王服的习惯,衣着打扮都很随性,充其量就象是个家境不错的富家公子。听闻对方的质问,周围众将脸色皆是一变,唐寅倒是笑了,问道:“你们找的是谁?”

  “大王!”壮汉斩金截铁地说道。

  “我就是你们要找的人。”唐寅含笑说道。

  “我们要见大王,你算个什……”他话到一半,猛然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,面露惊讶,张大嘴巴,手指唐寅道:“你……你是大王?”

  唐寅一本正经地点点头,说道:“没错!”

  这十数名游侠相互看看,脸上皆是将信将疑之色,一时间也不知道唐寅说的是真是假。这时候,上官兄弟大喝道:“见到大王,还不施礼?”

  唐寅自己这么说,他们还可能不信,但风军将领也这么说,可就由不得他们不信了。十数名游侠身子一震,不约而同的跪倒在地,齐齐叩首,说道:“小人拜见大王!”

  听口音,这些游侠都是风人,而且还能向自己施礼,看起来也不象是有恶意。唐寅暗叹口气,扬头说道:“都起来吧!”

  “我等有冤,还望大王明示!”众游侠都未起身,最中间的那名中年人脑袋依旧叩在地上,大声说道。

  有冤?唐寅还从来没碰过这种事,满脑子的莫名其妙,有冤情,不找当地的城主、县首、郡首,来找自己干什么?他皱着眉头说道:“先起来再说。”说着,他翻身下马,将缰绳交给身边的侍从,边向王府内走边说道:“听说你们刚刚打伤了人?”

  中年人抬头,看向唐寅的背影,说道:“我等要见大王伸冤,可他们不准!”

  “那你们就可以把人打伤吗?”唐寅头也不回地说道:“谁打伤的人,去自领二十板子。你们中的头领可以进王府,有冤说冤,有事说事,本王会细听。”

  事情闹得这么大,这十数名游侠早就豁出去了,以为他们这些人谁都活不成,没想到大王真的肯接见他们,而且对他们的惩罚只是二十板子,这让众人即意外又惊喜。

  为首的中年人急忙从地上爬起,正想往王府里进,阿三阿四双双上前把他拦住。二人向左右的侍卫努努嘴,立刻有数人上前,把中年人从头到脚仔仔细细搜查一遍,在他身上连枚铜钱都未留,全部搜走,这才放行。

  中年人显然对此极为不满,但他咬牙忍住没有发作,在阿三阿四等一干侍卫的引领下,进入王府,在王府的大堂里见到唐寅。

  唐寅慵懒的居中而坐,身子偏向一旁,单手支着头侧,开口问道:“你是谁?又有什么冤情?”

  “回大王,小人名叫张通,是岭东马帮帮主。小人的冤,正是原自于大王!”中年人相貌粗旷,性子也直爽,象连珠炮似的一口气说道:“朝廷和游侠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,而现在,大王却插手游侠之事,公开扶植逍遥门,意推逍遥门门主张栋为游侠盟主,号令四方,一旦有人不从,逍遥门和朝廷便联手诛之,就在不久之前,岭东的风品堂堂主周冲代表岭东游侠站出来表示不满,结果三日之后,周冲就惨死于家中,全家老小连同门下弟子五十余口无一生还,大王这是不给我们游侠活路啊,我们的冤情不来找大王,又去找谁呢?”

  在中年人张通说话的时候,程锦象幽灵似的由外面无声无息地飘了近来,站于大堂里最不起眼的角落,目光深邃,默默地注视着张通,不过他的手已按在腰间的刀柄上。

  唐寅一边听着张通的话,一边举目望向角落里的程锦,后者对上唐寅的目光后,立刻垂下头,言下之意,张通说的都是实情,此事也确是暗箭所为。

  唉!他暗暗摇头,他是让暗箭助张栋一臂之力,但不是这么大张旗鼓地助他,要除掉谁,要拔掉哪些刺,也应该秘密去进行,现在倒好,把游侠的不满和矛头都引到自己身上了。这真是躺着也中枪啊!

  其实还真不是暗箭四处张扬,暗箭行事向来低调,这次自然也不例外,张扬此事的人是张栋。张栋很清楚自己的半斤八两,他想号令群雄,根本没几个帮派会听他的,他主动打出朝廷的旗号,是想*迫众帮派能主动倒向他,结果形成了两极化,一部分帮派慑于朝廷的插手,确实向张栋表示了臣服,而另一部分帮派则是十分不满,也甚为看不起张栋,这部分也是目前风国游侠界的主流。

  等张通说完,唐寅若有所思地沉默片刻,说道:“对于风品堂的事,本王很难过,此事到底是何人所为,本王还得去详细调查,不过,推举张栋为盟主之事不会更改,非常时期,本王有十足的理由也必须得插手你们游侠内部的事。”

  说来说去,大王还是不想给游侠活路啊!张通急的眼睛都快红了,咧开大嘴,急声叫道:“大王……”

  唐寅摆摆手,打断他下面的话,问道:“张帮主可曾听说过逆风流吗?”

  逆风流?张通满脸茫然地摇摇头,说道:“小人不知!”

  “那你总该知道宁帮吧?”

  “宁帮自然知道。”

  “就目前掌握的情报所知,逆风流是宁人游侠组成的神秘帮派,现在已全部渗透到风地,并大肆吞并和铲除我风人的游侠帮派,其目的是为了形成一股能与朝廷相抗衡的势力。不久前,我风国官员频繁遭到暗杀的事,就是逆风流所为。现在,你应该能明白本王为何非要选出一位盟主了吧?!至于为什么是张栋,很简单,本王可以信任他,因为他的逍遥门曾经就是逆风流所要吞并和铲除的对象,而其他帮派,本王不知道它们是不是已被逆风流吞并或收买。另外,风品堂的惨案,未必就是朝廷或逍遥门所为,也有可能是逆风流有意嫁祸于人,我们风国内部越乱,游侠内部越乱,逆风流就越高兴,越有机可乘,张帮主,你可不要轻易受敌人挑拨啊!”

  唐寅一席话,说的张通倒吸口凉气,脸色大变,程锦放于刀柄上的手也落了下去。

  “大王此话当真?”

  “你若不信,可以回想一下,在张栋欲为盟主之前,我风地的游侠帮派是不是常有灭门惨案发生,而且凶手残忍至极,从未留下过一个活口。”唐寅目露精光,幽幽说道。

  细细回想,唐寅的话不假,那时候确实常有这样的事发生。只是游侠帮派之间经常会闹矛盾,积怨深者数不胜数,互相撕杀、报复如家常便饭,当时谁都没放在心上,不过现在想来,这些集中爆发的灭门惨案都不简单。

  张通一时间膛目结舌,久久说不出话来。

  唐寅长叹一声,说道:“风人游侠联合起来对抗逆风流,是唯一的出路,不然,要么灭亡,要么便被宁人所吞,我想这是张帮主无论如何也不想看到的事吧?”

  “是、是、是!”现在张通心头的激愤和怒火已一扫而光,剩下的除了震惊还是震惊,他喃喃说道:“我风人帮派,岂能听令于宁人?参考资料:大风歌吧
   2019-04-26 14:36:52

ask1ask2ask3ask4ask5ask6ask7ask8ask9ask10ask11ask14ask13ask14ask15

热门图文更多>